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资讯动态揭秘:清朝历史上唯一被斩的一品大员是谁?
揭秘:清朝历史上唯一被斩的一品大员是谁?

揭秘:清朝历史上唯一被斩的一品大员是谁?感兴趣的读者和趣历史小编一起来看看吧!

一般来说,能够做到朝廷一品官的,都是深受皇帝重用的人。这些人基本上都可以善终,到了一定年龄告老还乡,皇帝会赐予诸多赏赐,让其衣锦还乡。不过,历史上被斩首的一品官员,也不是没有,比如今天要说的这位。

在清朝267年的历史中,仅有一位一品官员被斩首,即今天的主人公。而这位清朝唯一被斩的一品官,原本一路平步青云,深受两代皇帝重用。那么他到底犯了什么错,才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呢?

官居一品

首先笔者给大家简单介绍一下,清朝的一品官都包括哪些。

在京的文官,一品的包括:太师、太傅、太保、殿阁大学士。这里的殿阁大学士主要分为三殿三阁,即:保和殿、文华殿、武英殿、体仁阁、文渊阁、东阁大学士。

地方上的文官,一品的有:大学士兼直省总督。

在京的武官,一品的包括:领侍卫内大臣、掌銮仪卫事大臣。

地方上的武官,一品的有:伊犁将军、绥远将军。

接下来,我们的主人公登场。他叫柏葰,原名松葰,字静涛,号泉庄,巴鲁特氏,蒙古正蓝旗人。道光六年,柏葰高中进士,授庶吉士,这样的起点十分正常。但接下来,柏葰的仕途就像开了挂,一路扶摇直上。

在之后的一年内,柏葰接连升迁五次,这样的升迁速度,证明了柏葰前途一片光明。

道光十八年,柏葰担任盛京工部侍郎,后调任刑部,兼管奉天府尹。道光二十年,从刑部侍郎调吏部,再到户部。道光二十三年,充谕祭朝鲜正使。道光二十五年,充总管内务府大臣。道光二十六年,典江南乡试。道光二十八年,迁左都御史。道光三十年,迁兵部尚书,授内大臣,又调吏部,管理三库,兼翰林院掌院学士。

可以看出,道光帝是非常欣赏柏葰的,不过柏葰在道光朝,还并未达到自己仕途的巅峰。咸丰帝即位后,任柏葰为户部尚书,兼正黄旗汉军都统。咸丰六年,命其在军机处行走,兼翰林院掌院学士,后为户部尚书协办大学士。咸丰八年,典顺天乡试,拜文渊阁大学士。

办事得力

柏葰能够一路青云直上,做到朝廷一品大员,并不是靠运气,他是有能力的。当初道光帝让其典江南乡试,柏葰就上疏建议:“徵漕大户短欠,取偿小户,劣绅挟制官吏,大户包揽小户,畸轻畸重,旗丁需索,加增津贴诸弊,请严禁。”

咸丰帝在任命柏葰为户部尚书之前,恰好热河有山匪闹事,为了考验柏葰能力,咸丰帝任命他为热河都统,负责剿灭山匪。柏葰来到热河,很快就弄清楚热河山匪作乱的根本原因,于是上疏:“热河将惰兵疲,州县不谙吏治。行使大钱,民皆罢市。矿匪占踞山场,委员侵蚀商款。”

太平天国运动爆发时,清廷为了应付,国库日渐空虚。在这种情况下,朝廷不得不滥发官票,结果就引起通货膨胀。当时柏葰作为户部尚书,他无法坐视不理,便与其他官员一起商议,将当时的经济进行了整顿,这才缓解了状况。

可见柏葰是真的有能力,才会让道光、咸丰两代皇帝都如此重用他。然而就在他春风得意之际,却被咸丰帝下令斩首,他到底犯了什么事?

获罪伏法

咸丰八年,柏葰已是文渊阁大学士,妥妥的清朝一品大员。正所谓能力越强责任越大,于是咸丰又让他负责主持当年的顺天乡试。在道光朝的时候,柏葰就曾主持过江南乡试,所以原本这对他来说不算什么难事,可他就败在这场乡试中。

一开始,乡试顺利进行,最后录取三百人,也照常发榜了。就在柏葰以为自己功成身退的时候,事情发生了。

原来,考生们在看榜的时候,发现一个叫平龄的优伶竟然榜上有名。按照清朝的科举制度,娼妓、优伶、皂、吏都是不能参加科举的。而平龄不仅常常登台唱戏还能够参加科举,更重要的是竟然榜上有名,一时间其余落榜的士子皆不能接受这个结果。

事情越闹越大,很快奏折就递到咸丰皇帝面前,咸丰帝知道后很是震怒,下令要怡亲王载垣、郑亲王端华等人专职会审查办此案。像这种科举舞弊案一般都经不起查,因为会牵扯出一大堆人。

果然,载垣、端华等人在调查的过程中,就发现身为主考官的柏葰,不仅在平龄一案中疑点重重,他还曾因为家人靳祥的请托,就私自录取了一个叫罗鸿绎的人。

其实,载垣、端华、肃顺等人一向与柏葰有嫌隙,早就想找机会除掉他,奈何柏葰一直深受皇帝信任,且无行差踏错,找不到机会。此次舞弊案真相一出,载垣立马将案情上报。

众所周知,历朝历代对于徇私舞弊,都处置得相当严厉。柏葰自己就是进士出身,如今更是朝中一品大员,他知法犯法,可想而知咸丰帝有多失望与震怒。尽管万般不舍,但国有国法,加上端华、肃顺等人不断怂恿,咸丰最终还是判处柏葰斩立决。当初托他徇私的家人靳祥也“毙于狱”。

咸丰驾崩后,肃顺因政变被杀,御史任兆坚便上疏请求为柏葰昭雪。最终朝廷下诏:“柏葰听受嘱讬,罪无可辞。……今两宫皇太后政令维新,事事务从宽大平允。柏葰不能谓无罪,该御史措词失当。念柏葰受恩两朝,内廷行走多年,平日勤慎,虽已置重典,当推皇考法外之仁。”

大致的意思就是,柏葰确实接受了家人嘱托,徇私舞弊,不能说他没有罪。不过当初咸丰帝在颁布圣谕的时候,提到“不禁垂泪”的字眼,说明咸丰帝也是心有不忍。如今两宫皇太后推行仁政,又念柏葰为两朝重臣,所以恩准厚待其家人。

于是,朝廷录柏葰的儿子候选员外郎锺濂赐四品卿衔,以六部郎中遇缺即选。锺濂后来做了盛京兵部侍郎。

海州伊菲美容美发专营店  电脑版  手机版  连云港市海州区中茵名都小区33号楼33-11号